首页++新三板 > 正文

华西动力:斯里兰卡爆炸案未对公司项目及现场任务人员形成影响

华西动力公告,斯里兰卡外地工夫2019年4月21日上午,科伦坡多个地点发作爆炸案,爆 老虎配资 炸对外地人员财富平安形成了严重影响。经核实,此次爆炸地点间隔公司项目现场大约二十公里,爆炸未对项目及项目现场任务人员形成影响,公司未发现有人员伤亡和财富损失的状况,项目建立一切正常。股票旧事

乐金健康持股5%以上股东违规增持 与高管共被罚33万

本站讯 4月12日,融捷投资控股集团在增持的“乐金健康(300247)”股票比例达到已发行股份的5%时,未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公司及副总裁兼财务中心总监一同被安徽证监局罚款33万元。

经查明,融捷集团、张加祥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融捷集团自2018年1月26日起购买乐金健康股份,截至2018年6月6日收盘日,其持有乐金健康股票39,144,502股,占乐金健康总股本的4.87%。2018年6月7日13点00分21秒,融捷集团买入“乐金健康”200,000股,至此,融捷集团持有“乐金健康”股票40,414,502股,占乐金健康总股本的5.02%。随后,融捷集团陆续分多笔买入“乐金健康”股,截至2018年6月7日收盘,融捷集团持有乐金健康45,512,302股,占乐金健康总股本的5.66%,涉嫌违法增持5,285,186股,违法增持金额为2789.34万元,占乐金健康总股本的0.66%。

2018年6月8日,融捷集团公告了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告融捷集团2018年1月至6月期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乐金健康”股票45,512,302股,占乐金健康总股本的5.66%,成交价格区间为4.83元/股至5.52元/股。

张加祥时任融捷集团副总裁兼财务中心总监,相关增持行为由张加祥决策并下达交易指令。根据融捷集团《对外投资管理制度》,董事会授权分管副总裁行使投资额度在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的净资产10%以内且绝对金额不超过3亿元的公司对外的投资、资产收购等事项,并在定期报告内向董事会报告。截至2018年6月7日,融捷集团增持乐金健康的投资额度2.41亿元,不超过3亿元,相关行为均在公司分管财务副总裁张加祥职权范围内。

安徽证监局认为,融捷集团在增持的“乐金健康”股票比例达到已发行股份的5%时,未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违反了《证券法》第八十六条“投资者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百分之五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三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在上述期限内,不得再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的规定。张加祥为融捷集团超比例持股未及时披露行为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决定:

一、对融捷集团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二、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张加祥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华谊兄弟2018年净亏10亿多 冯小刚、郑恺“赔偿”近9000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毕媛媛 张春楠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杜毅

图文无关

  去年饱受舆论风波的华谊兄弟终于卡着“截稿时间”交出了2018年的业绩答卷。

  4月26日夜间,华谊兄弟发布了2018年年报,在2018年华谊兄弟实现营收38.91亿,同比下降1.40%,净利润亏损近11亿,同比下降231.97%。这也是华谊兄弟自2009年上市以来,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

  这样的业绩颓势也延续到了2019年。根据同日发布的2019年一季报,公司第一季度净利润亏损近9400万。公司称主要是因为电影业务缺席春节档,上映影片不达预期以及剧集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等导致。

  华谊兄弟早年曾推崇“明星驱动IP”,在前几年高溢价收购了一批明星持股的公司,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以10.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冯小刚的东阳美拉70%股权,那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净资产为-5500元。

  高溢价并购为华谊兄弟埋下了业绩隐患。2018年华谊兄弟计提了超过9亿元的商誉减值,冯小刚的东阳美拉、张国立的浙江常升都在减值范围内。其中由于东阳美拉仍在业绩对赌期内,冯小刚还需要向华谊兄弟缴纳近7000万元的“业绩赔款”。

  2018年净亏约11亿 华谊兄弟上市十年交最差业绩

  4月26日夜间,华谊兄弟发布2018年报。公司实现营收38.91亿,同比下降1.40%。同时净利润亏损近11亿,同比下降231.97%,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幅度达1001.40%。
  这可以说是华谊兄弟上市后交出的最差的一份年报。“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的一次冲击”,今年年初,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机构调研会上表示。“华谊兄弟业务开展中存在两大问题,一是项目选择的精准度不达预期,开发项目能力发挥失常,导致2018年储备匮乏;二是已有项目的市场定位和市场风险研判不足,导致执行力度不到位。拍起戏来大手大脚、几个亿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一部戏好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有功劳,但一到不好的时候,错误在谁就根本找不到了。” 王中军

  报告期内,“影视娱乐”是企业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实现主营收入36.57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8.39%。电影方面,业绩贡献来自于2018年跨期上映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两部共计入19亿票房,占其影视板块全年主营收入近52%。但2018年上映的《云南虫谷》《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都难以堪称成功。

  此外,华谊兄弟的“品牌授权及服务”营业收入为1.5亿,营收占比为3.9%,较上年同期下降42.15%。“互联网娱乐”营业收入为5260.6万,营收占比为1.4%。

相关热词搜索:项目斯里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