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消费金融 > 正文

滨海农商行暂停A股上市领导事情 称系战略调整需求

  据5月28日天津证监局网站显示,天津滨海农商行与瑞信方正证券已签订A股上市终止辅导协议,原因为滨海农商行发展战略调整。


  资料显示,滨海农商行与瑞信方正证券曾于2011年1月签订A股上市辅导协议。今年该行第一次股东大会曾通过关于制订《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2018—2020年发展战略规划》的议案。


  天津滨海农商行成立于2007年12月24日。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股上述银行比例9.93%,并列滨海农商行第一大股东。上述股东前三家为天津国资下属企业,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孙春夫,天津航空实际控制人为海航集团。


  然而,背靠地方国资委的滨海农商行最近几年似乎诸事不顺,其先后牵扯渤海钢铁破产重组与侨兴债违约事件,公司董事长殷金宝则疑似为上述事项主要责任人,于公司办公司割脉自尽。


  风波中的滨海农商行2018年的经营业绩继续大幅下滑, 201 期货开户鑫东财配资 8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21.22亿元下滑至17.19

亿元,同比下降19%,利息净收入从2017年的20.36亿元下滑至16.34亿元,同比下滑20%。


  此外,该行2018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676万元,上一年为1.79亿元;投资收益由上年的-1731万元变为-991万元,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由-8561万元变为9049万元 ,净利润从2017年的5.03亿元降至2018年的4.02亿,各项指标变化幅度都较为剧烈。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8年底,滨海农商行不良贷款率2.26%,较去年下降0.0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53.10%,较去年下降23.47个百分点。截至2018年末,该行累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8.47亿元,其中贷款损失准备30.41亿元。


  截至2018年末,滨海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28%、8.61%、8.61%、较去年分别下降0.26个百分点、上升0.06个百分点、上升0.06个百分点。


  就在去年滨海城商行管理层出现重大变故时,天津市委巡视组就曾表示该行存在廉洁风险隐患。再加上糟糕的业绩表现,这很难不让人怀疑终止上市到底是不是因为公司的战略调整?

水井坊(600779.SH)2018年净利润升72.72%至5.79亿元 拟10派11.42元

4月26日丨水井坊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28.19亿元,同比增长37.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9亿元,同比增长72.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6.06亿元,同比增长69.58%;基本每股收益1.1861元,拟每10股派送现金红利11.42元。

报告期内,公司高档酒营收达27.26亿元,同比增长41.66%;营业成本4.67亿元,同比增长26.24%;毛利率达82.87%,较上年增加2.09个百分点。

公司属“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主营白酒产品的生产与销售。目前,公司生产的白酒产品主要有水井坊元明清、水井坊菁翠、水井坊典藏大师版、水井坊井台、水井坊臻酿八号、水井坊鸿运、水井坊梅兰竹菊、小水井、天号陈等。其中,水井坊典藏大师版、水井坊井台、水井坊臻酿八号是公司核心产品。

“水井坊”是中国知名的高端白酒品牌。水井坊酒以老窖菌群为根本,采用泥窖固态发酵,精选优质多粮,工艺精湛深微,完美融合多粮风格,具有“窖香幽雅、陈香飘逸、绵甜醇厚、圆润爽口、香味谐调、尾净悠长”的独特风格,成为中国浓香型白酒的典范。

水井坊作为中国知名高端白酒品牌,用自已的品质和坚持,赢得了专业美誉和社会认可。在胡润中国发布的2018年最具价值品牌榜中,水井坊在继2017年首次跻身胡润酒水榜后二度蝉联,显示出较强的稳定性与持续性。

锂电巨头坚瑞沃能大亏损,濒临破产

文 车前子@时金研究所

头顶A股“锂电巨头”光环,坚瑞沃能在资本市场一度风光无限。但自2018年上半年沃特玛“暴雷”之后,坚瑞沃能出现了持续的债务危机和经营困难。如今,公司已经走到了破产边缘。

坚瑞沃能周K线走势图

近日,坚瑞沃能公告披露,公司受债务危机的影响导致企业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07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9136.78万元。

这对于深陷债务危机的坚瑞沃能而言,无疑是“雪上再加霜”,且离破产的边缘又进了一步。

那么,作为昔日的“锂电巨头”,坚瑞沃能是否还能有翻身的一天呢?

公司经营现状

2016年7月,坚瑞消防以52亿元的对价,收购了汽车动力电池领域黑马——沃特玛,并更名为坚瑞沃能,主营业务从原有的消防设备和消防工程业务转向了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同时也由此形成了46亿元的巨额商誉。

那一年,坚瑞沃能营收同比就猛增668.45%,净利润同比增1100.42%。2015年-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81亿元、38.2亿元、96.6亿元,增长速度行业罕见。

但与此同时,在大幅扩充产能的战略主导下,坚瑞沃能的资产负债率也节节攀升。2015年至2017年,这一数据分别为33.88%、62.42%、86.14%。

其中,在2017年,上市公司在年报中披露沃特玛业绩承诺不达标。公司对收购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时所形成的46亿元商誉计提了全额减值。

因此,虽然在报告期内公司实现了营收的大幅增长,但其净利润却为-36.84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966.82%。

2018年4月,坚瑞沃能爆出20亿元债务逾期,这个曾风光一时的新能源动力电池明星企业的业绩神话宣告破灭。

此后,坚瑞沃能及其子公司不断有银行账户、固定资产、经营性资产被查封,正常生产经营已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坚瑞沃能本月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及修正公告,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8.16亿元,而其净资产将存在为负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坚瑞沃能将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此前公司也已经发布公告表明了这种可能性。

截至2018年9月30日,坚瑞沃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12.22亿元,其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94.64%。

一旦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根据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另一方面,因未能按照相关约定还款,该公司债权人凯瑞达公司也在近日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如果坚瑞沃能被宣告破产,那么根据深交所规定坚瑞沃能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从前文坚瑞沃能的近期利润表主要数据来看,2018年三季度的销售毛利率已经低至1.39%,处于非正常经营的状态。而2017年同期该数据为30.40%,主要原因是公司收入同比下降了59.3%。

此外,现金余额较2017年末也进一步减少了3.55亿,也难怪债权人向法院申请要求坚瑞沃能破产重整了。

卖资产并引进战略投资者

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后,坚瑞沃能多次积极开展自救,但至今收效甚微。

截至2018 年9 月30 日,坚瑞沃能已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的方式抵消债务涉及金额约38.52 亿元。存货包含电芯、材料及电池组;固定资产包含办公类资产、 物流车、补电车及通勤车。其中电芯28.9亿元,占比75.00%。

然而,大量处理库存产品、半成品及原材料抵债非但没有缓减公司的负债情况,还对公司恢复正常生产造成了一定影响。

此外,坚瑞沃能还引进了战略投资者达成了合作意向。2018年10月21日,坚瑞沃能的全资子公司坚瑞利同与天津进平科技等四家企业签署了合作协议。

目前,资金已到位1400万元,其中进平科技实缴1000万元,南京力腾新能源实缴300万元,苏州安靠电源实缴100万元。

但是,生产线的改造、原材料采购资金还没有保障;重新构建供应商、客户等上下游关系,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引进战略投资者是否能拯救公司也是个未知数。

落实业绩补偿

此外,自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坚瑞沃能便开始寻求兑现大股东李瑶的业绩补偿承诺。李揺作为公司的业绩补偿义务人,依据《盈利承诺及补偿协议》规定,在三年的业绩承诺期满后,李摇需对坚瑞沃能进行补偿。

根据沃特玛的经营现状,补偿金额预计为协议约定的补偿上限52亿元。且李瑶同意先期以人民币10.12亿元作为应向公司支付补偿款的一部分。

根据坚瑞沃能此前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8.16亿元,这与更早前公布的业绩预告中的数据存在较大差距。

此外,修正公告还透露了公司2018年净资产变为了3.64亿元。原因正是李瑶以债权抵偿的业绩补偿款10.12亿元计入所致。

但同时也提示风险称,目前无法判断与补偿相关的经济利益是否能够流入上市公司。因此,李瑶以债权抵偿的业绩补偿款能否计入到2018年尚需会计师审计,能否确认计入到2018年存在不确性。

另一方面,补偿金额不是一个小数目,坚瑞沃能后续能否如期收到补偿款同样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行业前景

由于新能源电池产业链属于技术密集型重资产行业,无论是自建产线还是兼并购入局都需要巨额资金投入,而且并非所有投入都能与回报成正比。

再加上动力电池产能结构性过剩加剧和补贴退坡以及账期延长、银行信贷收紧等的影响,许多动力电池供应商正面临利润缩水甚至资金紧缺的困境。

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锂电产业链倒闭、退出、暂停等不良经营企业超过60家。

另从多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发布的业绩来看,即便是龙头企业,虽然毛利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是也普遍出现下降趋势:

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从2016年的43.70%降至2017年的36.29%;而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已进一步下滑至31.27%。

亿纬锂能2018年前三季度毛利率23.57%,同比下降7.73%;国轩高科2018年第三季度毛利率为32.08%,环比下降2.24%,同比下降5.92%。

部分动力电池企业近年毛利率(来源:choice)

这些龙头企业的毛利率都在下降,更别说坚瑞沃能这种“半路出家”的转型企业。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取消,未来动力电池企业必将面临更大的洗牌。

【总结】

而根据2018年的业绩修正报告,公司的净资产为3.64亿元。但目前,关于补偿相关的经济利益是否能够流入上市公司,仍需审计师判断。因此,这是公司近期比较大的一个风险。

而就公司经营状况来说,坚瑞沃能目前已处于非正常经营的状态,对此公司虽然多次积极开展自救,包括销售资产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但目前仍是收效甚微。

而随着行业竞争加剧,以及国家关于新能源政策的改革,龙头企业已经出现毛利率下降趋势,小企业则是倒闭、退出或者。这对于坚瑞沃能来说,是一个长远的挑战。

虽然今天坚瑞沃能的股价出现了逆势大涨,但还是得奉劝各位朋友一句:尽量少碰垃圾股,尤其是已经大涨特涨的垃圾股。

相关热词搜索:雷曼配资线上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