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消费金融 > 正文

30多家银行布局理财子公司:中小行尚未拿到入场券

  与专营部门开展理财业务相比,银行理财子公司具有销售起点低、公募理财直投资股票市场、非标投资限额约束小、销售与宣传渠道广等显着优势。

  自《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于去年12月2日正式出台以来,市场给予高度关注。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已经有30多家银行计划筹建理财子公司,其中包括6家国有大行,9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以及18家城商行、农商行。

  截至发稿,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5家国有大行,以及光大银行、招商银行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相继获批筹建理财子公司。

  “对银行而言,理财子公司是个全新的领域,大家都在探索。即便获批后,银行在筹备过程中仍面临诸多挑战,如何让理财子公司形成差异化的竞争力是银行首先思考的问题。”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中小行理财子公司获批难

  资管新规落地,对打破刚兑、消除多层嵌套、禁止设立资金池等进行了一系列的要求,银行也强化理财业务与母行业务风险隔离,促进理财市场规范转型。

  根据要求,商业银行若新设理财子公司,银行内部处置存量理财产品,新业务让理财子公司开展;若不是设立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由内部资管部门展业或将理财业务整合到已开展资管业务的其他附属机构。

  设立理财子公司对于提高商业银行在资管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有明显的提升作用,截至目前,已经有30多家银行行动起来。

  就注册资本金来看,工商银行设立的工银理财子公司位居行业之首,注册资本160亿元;其他五位大行中,农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20亿元、建设银行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50亿元、中国银行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00亿元、交通银行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80亿元、邮储银行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80亿元。

  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金多在50亿~100亿元之间,例如,浦发银行理财子公司为100亿元,招商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等多家银行拟出资50亿元。

  不少城商行、农商行也计划成立理财子公司。例如,青岛银行拟出资10亿元设立理财子公司。2018年资产总额861.41亿元、净利润3.24亿元的朝阳银行董事会近日也通过了包括《关于设立朝阳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议案》,准备布局理财子公司。

  “中小型银行由于理财业务规模不大,加上实力不足,估计最后只有少数几家能拿到牌照。”一位银行研究人士表示。

  《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要求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应当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最低金额为1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自由兑换货币。上述研究人士表示,设立理财子公司会直接消耗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同时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其他业务的拓展能力。大部分中小商业银行无法负担10亿元的资本金投入。

人民日报:中美人士认为两国增信释疑深化合作至关重要

新华社美国安阿伯3月30日电 密歇根中国论坛30日在美国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举行。参加论坛的中美两国人士认为,中美双方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应增信释疑、深化合作,这不仅有利于两国和两国人民,对世界和平与繁荣也至关重要。

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赵建在主旨演讲中说,中美建交40年来,两国关系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中美关系对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福祉的重要性没有改变;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的事实没有改变;中美合作互利共赢的本质属性没有改变;中美相互尊重、增进互信、聚同化异的国与国相处之道没有改变;两国人民怀有友好感情,期待不断增进了解、友谊与合作的愿望没有改变。

罗斯商学院战略系副教授吴迅介绍说,密歇根大学是47年前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访美到访的第一所大学,是中美“乒乓外交”的见证者。如今密歇根大学继续与多所中国知名大学合作,共同推动两国在教育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说,尽管中美政治制度和文化传统不同,但两国在气候变化、反恐、朝核、叙利亚等重大国际、地区和全球性问题上的合作空间广阔。两国在经济上相互依存、相互依赖,竞争过程中蕴含合作机遇。

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艺术和科学学会院士罗纳德·英格尔哈特表示,中国快速发展会对美国造成威胁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中国持续发展和扩大开放实际上为美中两国带来了更多合作机遇。

密歇根中国论坛自2017年起每年举办一次。本届论坛为期两天,主题是“赋能青年领袖,推动时代变革”。

锂电巨头坚瑞沃能大亏损,濒临破产

文 车前子@时金研究所

头顶A股“锂电巨头”光环,坚瑞沃能在资本市场一度风光无限。但自2018年上半年沃特玛“暴雷”之后,坚瑞沃能出现了持续的债务危机和经营困难。如今,公司已经走到了破产边缘。

坚瑞沃能周K线走势图

近日,坚瑞沃能公告披露,公司受债务危机的影响导致企业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07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9136.78万元。

这对于深陷债务危机的坚瑞沃能而言,无疑是“雪上再加霜”,且离破产的边缘又进了一步。

那么,作为昔日的“锂电巨头”,坚瑞沃能是否还能有翻身的一天呢?

公司经营现状

2016年7月,坚瑞消防以52亿元的对价,收购了汽车动力电池领域黑马——沃特玛,并更名为坚瑞沃能,主营业务从原有的消防设备和消防工程业务转向了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同时也由此形成了46亿元的巨额商誉。

那一年,坚瑞沃能营收同比就猛增668.45%,净利润同比增1100.42%。2015年-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81亿元、38.2亿元、96.6亿元,增长速度行业罕见。

但与此同时,在大幅扩充产能的战略主导下,坚瑞沃能的资产负债率也节节攀升。2015年至2017年,这一数据分别为33.88%、62.42%、86.14%。

其中,在2017年,上市公司在年报中披露沃特玛业绩承诺不达标。公司对收购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时所形成的46亿元商誉计提了全额减值。

因此,虽然在报告期内公司实现了营收的大幅增长,但其净利润却为-36.84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966.82%。

2018年4月,坚瑞沃能爆出20亿元债务逾期,这个曾风光一时的新能源动力电池明星企业的业绩神话宣告破灭。

此后,坚瑞沃能及其子公司不断有银行账户、固定资产、经营性资产被查封,正常生产经营已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坚瑞沃能本月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及修正公告,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8.16亿元,而其净资产将存在为负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坚瑞沃能将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此前公司也已经发布公告表明了这种可能性。

截至2018年9月30日,坚瑞沃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12.22亿元,其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94.64%。

一旦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根据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另一方面,因未能按照相关约定还款,该公司债权人凯瑞达公司也在近日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如果坚瑞沃能被宣告破产,那么根据深交所规定坚瑞沃能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从前文坚瑞沃能的近期利润表主要数据来看,2018年三季度的销售毛利率已经低至1.39%,处于非正常经营的状态。而2017年同期该数据为30.40%,主要原因是公司收入同比下降了59.3%。

此外,现金余额较2017年末也进一步减少了3.55亿,也难怪债权人向法院申请要求坚瑞沃能破产重整了。

卖资产并引进战略投资者

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后,坚瑞沃能多次积极开展自救,但至今收效甚微。

截至2018 年9 月30 日,坚瑞沃能已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的方式抵消债务涉及金额约38.52 亿元。存货包含电芯、材料及电池组;固定资产包含办公类资产、 物流车、补电车及通勤车。其中电芯28.9亿元,占比75.00%。

然而,大量处理库存产品、半成品及原材料抵债非但没有缓减公司的负债情况,还对公司恢复正常生产造成了一定影响。

此外,坚瑞沃能还引进了战略投资者达成了合作意向。2018年10月21日,坚瑞沃能的全资子公司坚瑞利同与天津进平科技等四家企业签署了合作协议。

目前,资金已到位1400万元,其中进平科技实缴1000万元,南京力腾新能源实缴300万元,苏州安靠电源实缴100万元。

但是,生产线的改造、原材料采购资金还没有保障;重新构建供应商、客户等上下游关系,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引进战略投资者是否能拯救公司也是个未知数。

落实业绩补偿

此外,自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坚瑞沃能便开始寻求兑现大股东李瑶的业绩补偿承诺。李揺作为公司的业绩补偿义务人,依据《盈利承诺及补偿协议》规定,在三年的业绩承诺期满后,李摇需对坚瑞沃能进行补偿。

根据沃特玛的经营现状,补偿金额预计为协议约定的补偿上限52亿元。且李瑶同意先期以人民币10.12亿元作为应向公司支付补偿款的一部分。

根据坚瑞沃能此前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8.16亿元,这与更早前公布的业绩预告中的数据存在较大差距。

此外,修正公告还透露了公司2018年净资产变为了3.64亿元。原因正是李瑶以债权抵偿的业绩补偿款10.12亿元计入所致。

但同时也提示风险称,目前无法判断与补偿相关的经济利益是否能够流入上市公司。因此,李瑶以债权抵偿的业绩补偿款能否计入到2018年尚需会计师审计,能否确认计入到2018年存在不确性。

另一方面,补偿金额不是一个小数目,坚瑞沃能后续能否如期收到补偿款同样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行业前景

由于新能源电池产业链属于技术密集型重资产行业,无论是自建产线还是兼并购入局都需要巨额资金投入,而且并非所有投入都能与回报成正比。

再加上动力电池产能结构性过剩加剧和补贴退坡以及账期延长、银行信贷收紧等的影响,许多动力电池供应商正面临利润缩水甚至资金紧缺的困境。

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锂电产业链倒闭、退出、暂停等不良经营企业超过60家。

另从多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发布的业绩来看,即便是龙头企业,虽然毛利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是也普遍出现下降趋势:

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从2016年的43.70%降至2017年的36.29%;而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已进一步下滑至31.27%。

亿纬锂能2018年前三季度毛利率23.57%,同比下降7.73%;国轩高科2018年第三季度毛利率为32.08%,环比下降2.24%,同比下降5.92%。

部分动力电池企业近年毛利率(来源:choice)

这些龙头企业的毛利率都在下降,更别说坚瑞沃能这种“半路出家”的转型企业。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取消,未来动力电池企业必将面临更大的洗牌。

【总结】

而根据2018年的业绩修正报告,公司的净资产为3.64亿元。但目前,关于补偿相关的经济利益是否能够流入上市公司,仍需审计师判断。因此,这是公司近期比较大的一个风险。

而就公司经营状况来说,坚瑞沃能目前已处于非正常经营的状态,对此公司虽然多次积极开展自救,包括销售资产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但目前仍是收效甚微。

而随着行业竞争加剧,以及国家关于新能源政策的改革,龙头企业已经出现毛利率下降趋势,小企业则是倒闭、退出或者。这对于坚瑞沃能来说,是一个长远的挑战。

虽然今天坚瑞沃能的股价出现了逆势大涨,但还是得奉劝各位朋友一句:尽量少碰垃圾股,尤其是已经大涨特涨的垃圾股。

相关热词搜索:子公司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