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投资学院 > 正文

Uber、Lyft 争先上市;亚马逊微软抢百亿大单

  封面图自 BI Graphics,版权属于原作者

  本周的热闻回顾又和大家见面了!

  浏览这周的科技热闻,硅谷洞察发现一个主题:巨头正面硬刚:不论是共享出行的前两名 Uber 和 Lyft、 还是争着为美国五角大楼提供云服务的亚马逊和微软、或者是在零售业挑战数十年来的零售老牌巨头沃尔玛的亚马逊... 可谓竞争激烈,火药十足。

  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下本周新闻:

  大公司

  贝索斯给股东年度信件中的四大重点

  本周,贝索斯发布了给股东的年度信件,Fortune 杂志认为其中的四点精华值得观察:

  第一,反托拉斯审查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尽管贝索斯在信件全文中,并没有一个词提及反托拉斯或反托拉斯监管,但是 Fortune 认为,贝索斯密切关注反托拉斯审查,因为美国总统候选人参议员 Elizabeth Warren 就曾多次表示想分拆亚马逊这样的帝国;

  第二,一些“收购”可能是数十亿美元巨大的失败,而这也是正常的。Fortune 认为,亚马逊一直在尝试新产品,比如买了零售商 Whole Foods,也在试验实体店 Amazon Go。它还与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合作开展医疗保健业务,并表示对家用机器人(300024,股吧)感兴趣。因此在这封信件里,贝索斯警告称,其中一些实验难免成为巨大失败。

  第三,贝索斯自豪发起了最低工资挑战:将亚马逊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 15 美元,这惠及超过 2.5 万亚马逊员工,以及假日时节在亚马逊工作的超过 10 万名临时工。贝索斯在信里喊话,零售竞争对手最好也这幺做。沃尔玛也不甘示弱,迅速反呛:亚马逊有本事老老实实交点税呀!

  第四,或许会有更多的亚马逊实体店。贝索斯透露,亚马逊现在在芝加哥,旧金山和西雅图拥有10家店铺,并对未来 “感到兴奋”。

  亚马逊工人或偷听你和 Alexa 的对话

  亚马逊公司在全球拥有数千名员工帮助改进 Alexa 数字助理,为其 Echo 音箱系列提供动力。 该团队收听 Echo 业主家中和办公室录制的录音,转录,注释,然后反馈到软件中,作为消除 Alexa 对人类语音理解的差距并帮它更好响应命令的努力的一部分。

  据本站报道,美国五角大楼于当地时间本周三宣布,其缩写名为 “JEDI”的百亿美元云服务合同大单,最终轮候选人是亚马逊和微软。

  此前,IBM 和甲骨文也参与竞标,但国防部认为这两家公司 “没有达到最低要求。”

  此前,甲骨文公司曾一直诉状把亚马逊一位员工告上法庭。这位叫做 Deap Ubhi 的亚马逊员工既在亚马逊工作过,也在 JEDI 项目组工作过,甲骨文认为此举有影响决定之嫌。本周,五角大楼发言人表示,该名亚马逊员工的工作经验不会对决定过程产生产生干扰。

  Uber 正式递交 IPO 申请!或成为近年来最大 IPO

  共享出行巨头 Uber 于美国时间 4 月11号公开提交了 IPO 申请文件。文件显示,Uber 将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 “UBER”,但该公司至今仍未披露其 IPO 发行价。

  在本周提交的 S-1 申请文件中,Uber 透露了以下一些重要数据:2018 年 Uber 的营收为 112.7 亿美元,与 2017 年的 79.3 亿美元相比,增幅达 42%。尽管增幅较大,且 2018 年净利润为 9.97 亿美元,但 EBITDA 调整后亏损还是高达 18.5 亿美元。

  此外,报告里还显示 2018 年第四季度 Uber 有 9100 万名活跃用户,比去年同期增长 35%。

  2019 年是上市 “扎堆” 年,其中就有 Uber 和 Lyft 这两大共享出行巨头争先恐后上市。虽然 Uber 比 Lyft 在上市上稍慢半步,但其体量却大很多。不知道 Lyft 股价近期的惨淡状况是否会影响 Uber。

  但另一方面来说,不论是越来越重要的 Uber Eats、还是布局 Lime,Uber 显然想把自己做成一个线下交通 “一体化” 式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 Lyft 对自己 ride-sharing 的定位更 “专心致志”,也更 “缺乏野心”。

  Falcon Heavy 本周四实现首次商业成功发射

  马斯克领导的 SpaceX 在美国当地时间本周四,顺利实现了 Falcon Heavy 这款世界上最强大火箭的首次商业发射。

  此前因为不利的天气,Falcon Heavy 曾推迟至本周三发射,现又推迟一天。这一次发射大约需要花费 9000 万美元,是为沙特阿拉伯公司 Arabsat 发射一颗大型通信卫星。

  如今,它的三个推进器全部成功回收。这跟上次发射相比,无疑技术更近了一步。去年Falcon Heavy 试飞时,美中不足的是中央核心未能着陆。

  按照设计,Falcon Heavy 能将 63800 公斤的负荷送到地球低轨道或者是将 26700 公斤的负荷送到地球同步轨道。在此次任务完成后,Falcon Heavy 的下一次发射定在今年 6 月,将会为美国空军发射一大堆实验用和军用的小卫星。

  初创公司

  Coinbase 在英国发行借记卡

  提起加密货币,不少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是真的货币吗?在现实生活里又不能花。

  本周,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迈出了让加密货币更生活化的一大步。

  为了让加密货币持有者在显示生活里用加密货币更方便,Coinbase 在英国发行了借记卡。此次发行的借机卡是 Visa 卡,也就是说,和传统法币借记卡相同,消费者在所有能刷 Visa 卡的地方也可以用这张卡。

  

  为让用户体验更便利,Coinbase 还出了一个配套的手机应用 Coinbase App,和卡片配套使用。刷卡时,用户可以决定具体使用卡里的哪一种加密货币,比如是用比特币、以太币、还是莱特币等。

  此外,和普通借记卡一样,Coinbase 的加密货币借记卡也可以从 ATM 上提现,汇率按操作当时的汇率折合成法币。

  不过,这张卡使用起来有一些费用,比如订购一张卡的费用就约为 6.50 美元。此外,每项交易还要收取 2.49% 的费用,其中包括 1.49% 的转换费,以及 1% 的交易费。

  此外,这张适用地区为英国的借记卡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使用时,还会产生不少额外费用:在非英国的其他欧洲国家使用时,费用为 2.69%,在欧洲以外更加昂贵,每笔交易的成本高达 5.49%。看来,想让这张卡 “全球漫游”,成本还是挺贵的。

  Triplebyte 融资 3500 万美元,以匹配工程师和雇主

  只要他们拥有合适的技能,非传统的教育和职业道路不应该使计算机科学家丧失高薪工作的资格。 这是 Triplebyte 创立的原因,这是一家旧金山的初创公司,它使用编码测验和机器学习来匹配潜在员工和开放式工作。 经过一年的经营收入增长三倍,员工人数从20人增加到40人,这吸引了包括 Y Combinator 在内的众多投资者的资助。

  

  美国时间 4月11日,Triplebyte 宣布它由 YC Continuity 筹集了 35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这将把 Triplebyte 的总筹资额提高到约 4810 万美元。此外,皮克斯和前 Twitter 首席运营官的资深人士 Ali Rowghani 也将加入董事会。

  VC 动态

  投资银行业务被颠覆,IPO首当其冲

  投资银行业的历史利润中心受到技术和法规的侵蚀。 核心流程正在自动化或商品化。 从 IPO、到并购、再到研究和交易,投资银行正变得越来越小越精,越来越难以跟上创新的步伐。

  IPO 活动已从2013年的近期高位回落。2017年,投资银行从承销IPO中获得了73亿美元的收入:根据通货膨胀进行了调整后,自2000年以来减少了43%。根据Seeking Alpha的数据,首次公开募股一度占投资银行收入的25%左右,但近年来这一数字已降至约15%。

  今天,投资银行首次公开募股功能面临的最大威胁可能是根本不上市的趋势。

  2018年,美国VC支持的技术公司的超过一亿美金级别的私人融资轮次几乎是IPO数量的6倍。对于那些上市的公司来说,也比以往更晚了。 近年来 - 从开始到首次公开招股的中位时间为10年,而2013年的上市时间不到7年。

  现金充裕,使得更多的初创公司选择放弃公共市场而保持私有。

  

  Pitchbook:超过10亿美元独角兽的VC退出事件增加

  一家价值10亿美元或以上的公司退出曾经是一个罕见的事件——它在2010年仅在美国发生过四次,这些交易价值总计仅为51亿美元。

  据创投数据库 PitchBook 最近一份关于独角兽估值表现的报告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这些独角兽的退出数字飙升至33起退出事件,总价值达760亿美元。

  

  Pitchbook认为,独角兽退出数量增加是发生在风险投资基金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Pitchbook 指出,投资基金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甚至达到了2.265亿美元的中位数。也就是说,当有更多的现金可用时,当然会为市场上带来更多价值高的公司。

  随着风险投资估值的攀升,Pitchbook 认为,当前一代创业公司上市或进行不同类型的退出时,增长的空间也意味着可能更小。因为毕竟当一家公司估值高达 151 亿美元时,是很难再增长 5 倍的。

  想看更多相关文章?欢迎查看以下链接:

  语音平台三方会战,亚马逊谷歌苹果谁领风骚?

  Lyft、Uber准备给老司机发钱,某滴要不要学一学?|一周硅谷热闻回顾

  IPO在即,Uber让你从“拼车”到“拼吃”

  一笔百亿美元军方订单,引发了美国科技公司大混战

新华网评:国家安全就是百姓最“稳”的幸福

4月12日,学生在活动现场体验障碍训练。 在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来临之际,重庆市九龙坡区白市驿镇第二小学的300余名学生走进武警重庆总队执勤第一支队机动大队参观体验,近距离感受军旅生活,接受国防教育。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毛同辉

第4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即将来临之际,全国各地各部门纷纷举办各种形式的主题宣传教育活动,增强全民国家安全意识,提高风险防范能力,凝聚维护国家安全的强大合力。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国家安全并不仅是国家的事,更不仅仅是某个政府部门的责任,而是与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息息相关,在维护国家安全上,人人都不是局外人、旁观者,而是人人有责,更需人人尽责。

维护国家安全,我们个人能做什幺?笔者认为,最主要的是从三个“识”字上着力,深化认识、增强意识、掌握常识。

一是深化对国家安全重要性的认识。国家安全,受益不觉,失之难存。而且,“国泰”方能“民安”,如果国家安全受到破坏,像那些社会动荡、战乱频仍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凋敝,民生惟艰,人民流离失所,甚至生命都朝不保夕,何谈幸福生活,又哪来的岁月静好?因此国家安全才有人民的安全感,国家稳定才是百姓最“稳”的幸福。

二是增强维护国家安全的意识。“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国家安全是我们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如果没有国家安全,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要破除国家安全事不关己或遥不可及的思想,增强忧患意识,培养和形成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感。而且,加强国家安全教育,不仅在4月15日这一天,应该每天都要绷紧“国家安全”这根弦,使之成为一种内化于心、外见于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当然,这样说不是让我们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主要的是树立一种风险防范的意识,防患于未然。

三是掌握维护国家安全的常识。国家安全,就在平常日用间。一些常识不掌握,细节不注意,可能无意间就会损害到国家安全。比如一些可疑人员未经批准到内部作调查,进行科技、经济、企业等情况搜集,有人因为警惕性不高导致信息泄露;一些摄影发烧友到军事基地周边拍摄,还随意将照片分享到朋友圈,致使军事机密泄露。这些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因此学习和掌握维护国家安全的一些必要知识、风险鉴别和防范的能力,才能尽己之责,把维护国家安全落到实处。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保证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国家安全就是百姓之福。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安而不忘危,入脑入心,尽责尽力,共同构筑维护国家安全的钢铁长城。

年轻人,别在孵化器浪费时间了

 

 

  木质桌子、落地窗、葱绿或者明黄色懒人沙发、不做吊顶管线裸露的天花板……这些建筑元素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套典型的孵化器装修风格;而MacBook、T恤球鞋和永不离手的美式,则是活跃在这里的80后90后创客的标准look。

  曾几何时,在garage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已经打不动人;“一杯咖啡带来一个机会”的创业奇迹才更鼓舞人心。更何况,这里不仅有咖啡和茶点,还有各式各样的meetup、路演,如同欧罗巴宫廷永不停歇的舞会,排满了每家孵化器的活动日程表。

  孵化器也好,加速器也好,创客空间也好……几者叫法不同但本质趋同,只不过是模式的更迭罢了。2014年左右,创业大潮袭来,孵化器在政策春风和资本雨露的双重滋润下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各大城市涌现。坐拥城市创业中心的黄金区位、一条龙管家式的物业解决方案、“资源共享”“资本助力”“模式辅导”的先发优势……获得如上种种只需要低廉的租金,有的联合办公空间甚至号称“免费入驻”。

  ——可以说,近几年创业者面对的环境越来越“温柔”了。曾经萦绕着“创业”这件事的凄风苦雨逐渐消散,“创业”更多成为一件很“酷”的事:

  创业者无需再受财政状况的限制而蜗居在偏远老旧的办公室——纵观市场上的孵化器,一水儿的地铁上盖、坐北朝南,装潢现代,极客中透着文艺、粗粝中透着前卫;茶水间、开放式露台和最先进的投影设备一应俱全,有的空间甚至还宣称能够练瑜伽。

  

 

 

  不仅设施过硬,服务和资源更是孵化器们最称道的优势——进驻XX空间,可以偶遇一线投资人,可以和知名公司团队做邻居;可以使用孵化器内部配给的行政、PR、财务、法务等资源,从而只需一心扑在创业本身;同窗互助、创业指导、资方对接……仿佛一道道保险,令初次下海的创业者倍感稳妥又充满希望。

  然而,这种安全感和舒适感往往是一种“错觉”。

  无尽的社群活动,可能只是孵化器的一种“面子工程”以及创业者用以自我说服的心理安慰。真正的一线投资机构比谁都更注重时间成本,这意味着他们几乎不会在以小白居多的孵化器中寻找机会。除了极少数头部的孵化器(通常租金很贵,或者门槛很高)能够请来真正的大咖做分享/指导/对接,大多数孵化器和创客空间为了兑现广告上的那些“顶级投资人会面”、“一对一项目指导”,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招来一些小型机构或者刚入行的投资经理甚至分析师,将他们包装成经验丰富的投资人,做客对接会。(试问今天有几个投资人,没在年轻不懂事时当过孵化器的“嘉宾”?)而当“投资小白”碰上“创业小白”——热闹之下,其实难副,产生不出任何营养。

  诸如此类的社群活动,有没有转化率,只有当事人自己心知肚明。

  创业者对于人脉和曝光率的过度渴望和依赖——不断交换名片、BP分享、保持联络……这种无意义的social浪费掉了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光如此,更有甚者,还会上当受骗。几年前,曾有这么一则轶事流传于投资圈,成为笑谈:某君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号称管理规模几个亿,从而游走江湖,到处去见创业者。结果还真有不少经验不足的创业者中招失足,让此君捞到不少油水。

  退一步讲,大多数孵化器本身的质素,决定了他们在“孵化”这件事上的乏力。几年前的那阵风刮过,一夜之间“身边的人都去干孵化器了”——做地产的、企业里做中层管理的、正在创业的……做孵化器的人可谓形形色色。而创业孵化是个极其尖端的工种,还真不是谁都能干的,需要丰富的从业经验,是个资源密集型产业。同时,做孵化器也不是一个容易在项目成长上获得收益的事业,因此很难承担高昂的人才成本。不专业的孵化器和不专业的投资人,不仅难以为创业者提供价值,甚至会误导创业者。

  

 

 

  没有真实有效的经验、服务、资源做支撑,那些号称“孵化器”的,只不过是个鸡蛋托儿而已。

  在孵化器的发源地美国,顶尖孵化器Y Combiantor成立于2005年,以其严进严出的门槛和对创业者魔鬼训练一般的指导著称,无数创业者前赴后继、削尖脑袋,只为能够坐到这家“创投哈佛”的工位前。其实YC早已是超越大多数本文所述的“租房+企服”这种level孵化器的神级存在,但即使是它,也自从在2010年走出Airbnb后,再也没有孵化出同等估值量级的公司。2018年,YC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成功上市的旗下公司Dropbox,而这距离Dropbox首次叩开YC的大门,已经过去了11个年头。

  慢工出细活,精工出细活,创业没有捷径。殿堂级机构尚且如此,更遑论它在大洋彼岸的模仿者——那些并没有什么经验与资源可言,只是租了一片楼、找了几个三方服务公司就开始以孵化器自居的二房东们。

  ——在这个生态中,创业行为本身,不过是商业模式的一环而已。

相关热词搜索:亚马逊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