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人民币市场汇价(4月1日)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4月1日受权公布人民币对美元、欧元、日元、港元、英镑、澳元、新西兰元、新加坡元、瑞士法郎、加元、林吉特、卢布、兰特、韩元、迪拉姆、里亚尔、福林、兹罗提、丹麦克朗、瑞典克朗、挪威克朗、里拉、墨西哥比索及泰铢的市场汇价。

4月1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如下:

100美元 671.93人民币

100欧元 754.2人民币

100日元 6.0566人民币

100港元 85.6人民币

100英镑 874.89人民币

100澳元 477.74人民币

100新西兰元 458.12人民币

100新加坡元 496.02人民币

100瑞士法郎 675.13人民币

100加元 503.27人民币

100人民币 60.695马来西亚林吉特

100人民币 977.24俄罗斯卢布

100人民币 213.37南非兰特

100人民币 16900韩元

100人民币 54.661阿联酋迪拉姆

100人民币 55.812沙特里亚尔

100人民币 4257.06匈牙利福林

100人民币 57.042波兰兹罗提

100人民币 98.98丹麦克朗

100人民币 138.14瑞典克朗

100人民币 128.22挪威克朗

100人民币 83.257土耳其里拉

100人民币 288.01墨西哥比索

100人民币 472.37泰铢

H股银行年报陆续亮相 多家翘盼回归A股市场

随着A股上市银行半年报进入披露高峰,在港交所上市的银行的年报披露工作也拉开了大幕。截至上周,剔除A+H上市的招商银行年报,还有包括浙商银行、天津银行和哈尔滨银行3家H股上市银行年报也均已亮相。

上述3家H股上市银行年报显示,这些H股上市银行去年资产规模集体增加,净利润同比全部实现增长,虽然不良贷款率有不同程度小幅增加,但均在可控范围内。

3家H股上市银行

净利润集体正增长

浙商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集团总资产1.65万亿元,较去年年初增长7.15%,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90亿元,较2017年增长13.89%;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115亿元,增长4.94%。截至2018年年末,集团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38%和8.38%,较去年年初分别提高了1.17个和0.09个百分点。

2018年天津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21.38亿元,较2017年增长19.7%,创历史新高。2018年该行实现净利润42.30亿元,较2017年增长7.3%。自2016年以来,该行净利润连续两年出现下滑的态势,而这也是该行H股上市后首次出现净利润同比增长。截至去年年末,天津银行资本充足率14.53%,较去年年初上升3.79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9.84%,上升1.19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83%,上升1.19个百分点。

哈尔滨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哈尔滨银行资产规模突破6000亿元大关,资产总额为6155.89亿元,增幅为9.1%。该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43.25亿元,同比增长1.36%;实现归属于该行股东净利润55.49亿元,同比增长5.71%。截至去年年末,哈尔滨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74%、9.75%和12.15%,较去年年初分别上升0.02个百分点、上升0.01个百分点、下降0.10个百分点。

资产质量方面,受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资产以及部分借款人资金链普遍紧张,偿债能力下降等多种因素影响,上述3家银行不良贷款率指标均较去年年初有所增加,但增长幅度较小。截至2018年年末,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20%,较去年年初微升0.05个百分点;天津银行截至2018年年末不良贷款率为1.65%,增加0.15个百分点;哈尔滨银行截至去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73%,微升0.03个百分点。

除了上述几家的年报外,还有几家H股上市银行披露了业绩快报和预报。青岛银行业绩快报显示,该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73.72亿元,同比增长17.89亿元,增幅32.04%;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20.23亿元,同比增长6.48%。郑州银行业绩快报显示,该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10.93亿元,同比增长8.82%,实现净利润30.06亿元,同比下降28.15%。徽商银行则发布了盈利预告,经初步测算,集团2018年实现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约87亿元,增长约14%以上。

H股上市银行

翘盼回归A股市场

《证券日报》注意到,目前在港交所上市的地方银行数量已达27家,此前除了工农中建等10家老牌A+H上市银行外,大多为H股上市的地方银行。而随着近一年来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先后成功实现A+H上市,在港交所上市银行正加速回归A股。

浙商银行方面表示,今年优先考虑的还是推动在A股IPO。根据此前该行预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A股招股说明书显示,其拟在上交所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44.9亿股A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0%,募集资金将用于充实该行核心一级资本。3月18日,浙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建议将A股发行方案的有效期及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的授权有效期延长,自原有效期届满后次日起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19年5月31日起至2020年5月30日止。

与此同时,另一家H股上市银行广州农商行日前公告披露,该行已就申请A股发行向中国证监会提交包括A股招股说明书在内的申请材料,并于3月20日获中国证监会受理。广州农商行预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该行拟在深交所发行不超过15.97股A股,发行比例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14%。目前,浙商银行、广州农商行均已出现在中国证监会A股IPO排队企业名单之中,在这份名单中的H股上市银行还包括了重庆农商行和重庆银行。

个人跌价破困局 共享单车放手一搏

[摘要] “盈利形式不明晰是共享单车行业目后面对的最大困局。”孙乃悦以为,以后首批共享单车进入维护期,损坏、丧失率,线下人力配置及本钱等种种的要素都亟须共享单车企业找到盈利形式。

一年以前,收费骑行是共享单车补贴大战中争夺用户的“法宝”,一年之后,五毛钱却成了单车企业“锱铢必较”。

4月8日,哈啰出行客户端显示,哈啰单车从4月15日起在北京地域实行新的计费规则,1元/15分钟。这是过来半个月里第三个宣布跌价的共享单车企业,在此之前,小蓝单车、摩拜单车相继宣布跌价。

滴滴APP显示,小蓝单车从3月21日起,在北京实行新的计费规则,起步价由每30分钟1元更改为每15分钟1元,超出时长后为0.5元/15分钟。随后,摩拜单车也宣布将从4月8日起,在北京执行新版计费规则,其中起步价由每30分钟1元更改为每15分钟1元。

时代周报记者理解到,即使目前还未宣布跌价的ofo也在表示,“外部正在研讨”。当烧钱补贴的形式走到末路,共享单车企业亟须找到无效的盈利形式。而在易观剖析师孙乃悦向时代周报记者剖析以为,随着ofo堕入窘境,摩拜、哈啰并入巨头生态,整个行业市场格式其实绝对波动,“在政策、市场份额等壁垒之下,企业自然可以思索跌价了”。

不过,在共享单车行业目前的场面下,跌价能否解困?

个人跌价

虽然住的中央间隔公司只要两站地铁,但在海淀区西二旗下班的刘颖,每天仍然需求运用共享单车停止接驳。不过,由于每次运用时长不超越10分钟,单次0.5元的跌价并没有让她在意。在近来一段工夫,很多共享单车的用户发现,单车运用的价钱悄然下跌。

从目前小蓝、摩拜和哈啰新的计费规则来看,小蓝和摩拜的骑行起步价为15分钟内1元,超越15分钟后,每15分钟收取0.5元,而哈啰单车则每15分钟收取1元,这意味着骑行小蓝和摩拜每1小时的费用为2.5元,哈啰单车则为4元。

滴滴方面表示,为了保证可继续运营及产品效劳体验,经慎重思索,小蓝单车决议在北京市实行新的计费规则。摩拜单车也表示,调整价钱的缘由是为完成安康、可继续运营,持续提供用户称心的效劳。

关于此次共享单车的跌价,异样在中关村某互联网公司下班的许小强以为这并不难了解,“互联网的玩法就是烧钱圈地、培育用户习气,等机遇成熟了就停止免费或许调低价格,”但普通出行间隔在三公里内就会运用共享单车的他表示,“只需大批跌价,其实都是可以承受的。”

但是,除了便当性以外,共享单车作为对标公交车同等样兼具便当性和惠普性的长途交通工具而言,其价钱的承受度必定也会对标公交车,而公交车的价钱为单次1 2元。易观剖析师孙乃悦以为,共享单车用户是在收费及低价规则中培育出来的,跌价必定是企业和用户之间的博弈,价钱若太高或面临用户的流失。

相比而言,在这一轮跌价中,哈啰单车以1小时4元的价钱摘得了“最贵单车”的称号。

哈啰单车方面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共享单车行业跌价,是行业成熟的一种趋向,从跑马圈地到精耕细作的转变,公司为了给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出行效劳,也是挨到最初停止“调价”。

此外,上述哈啰方面的人士表示:“我们经过后台大数据剖析,其实大少数用户的骑行工夫都在15分钟以内,调价对绝大局部用户其实是没有太大影响。这种短时订单能占7成的比例,假如需求长工夫骑行,我们引荐月卡,局部地域价钱还是很实惠的,骑2 3次就能回本。”

盈利困局

易观剖析师孙乃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市场曾经趋于波动,企业逐渐认识到共享单车这个行业的盈利成绩。

艾媒征询研讨报告显示,自2018年以来,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趋于波动,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到达2.35亿人,2019年将增至2.59亿人,用户的增长幅度由2017年的632.1%极速下降到2019年第一季度的10.3%。

当单车投放受限、用户增长呈现天花板,这也意味着共享单车转向存量竞争,在互联网剖析师李成东看来,共享单车想要持续扩展规模看上去很难,依托现有的投放规模想要获利,只能停止跌价。

现实上,如何完成盈利曾经成为共享单车一个亟待处理的成绩。在共享单车疯狂扩张的2017年,摩拜、ofo等头部玩家祭出补贴战术,红包车、1元包月等利好政策无效安慰了市场,运用户和订单量节节攀升。

不过,这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把中小共享单车玩家赶出市场之余,也让本身堕入盈余甚至巨亏的地步,资金链吃紧,这也是一年前摩拜被美团点评收买的直接缘由。

在美团点评3月份披露的2018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美团点评营收652.27亿元,同比增长92.3%;全年运营盈余110.86亿元,同比上升189.7%。其中,自2018年4月4日起,由摩拜奉献的计入综合收益表的支出为15.07亿元,盈余45.5亿元。这意味着,去年摩拜为美团点评发明2.3%的支出,同时奉献41%的盈余。

“盈利形式不明晰是共享单车行业目后面对的最大困局。”孙乃悦以为,以后首批共享单车进入维护期,损坏、丧失率,线下人力配置及本钱等种种的要素都亟须共享单车企业找到盈利形式。

破局之道难寻

跌价就能盈利吗?孙乃悦以为:“整个还是要看单车企业的运营效率,也就是单车应用率、单车损坏率,毕竟在资本市场趋于冷静后,烧钱的商业形式或许迎来末路,精密化运营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共识。”

“除了传统的租金支出、广告支出、跨界营销之外,共享单车企业还可以经过大数据拓宽盈利的渠道,取得二次盈利的时机。但关于局部先入局的企业,在盈利渠道探究前,需处理好押金方面的成绩,否则关于企业运营将构成较微风险。”艾媒征询师在研讨报告中表示。

关于共享单车的盈利形式,哈啰单车方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过来共享单车形式依托骑行发生的费用成为企业的次要支出来源,将来能够需求从流量价值角度引申出综合效劳发生价值,给企业发明更多样的营收形式。”

作为共享单车后来者,以及阿里重注投资的出行流量入口,哈啰自去年更名为综合型出行平台后,其由单车单一产品扩展到了网约车、共享助力车、景区车等,而目前哈啰单车曾经在超越半数的城市完成盈利,新业务也在顺利停止中。

哈啰方面表示,单车业务关于哈啰出行是底层基石业务,可以为其他业务导流。据悉,哈啰出行披露的数据显示,往年春运时期哈啰出行的单车、打车、顺风车业务之间的协作效应分明,哈啰顺风车乘客中,骑过哈啰单车比例占到51.08%,同时,哈啰顺风车主骑过哈啰单车占比也到达43.63%。

据悉,目前各大单车企业都在探究新的盈利方式,例如,摩拜单车与一些企业协作推出“宝箱车”,用户可以骑行搜集贴纸兑换协作企业的产品,此外,ofo小黄车也与一些企业推出信息流广告。而这些形式又能否成为破局之道?

相关热词搜索:人民币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