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德州前首富:20年企业3天破产,百亿资产归零

导读:20年企业3天破产!被县领导请去开会,然而却是在政府大楼被便衣逮捕。

有学者表示,民营企业家刑事风险高。他认为,法律陷阱多,总有一款在等着你。

2017年6月4日晚上10点多,中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洪波走进德州市庆云县政府大楼。此前他接到县里主要领导打来的电话,要他到县政府开会。张洪波和司机刚进电梯,电梯正要关门时,一只手拦住了电梯门,另一只手拿着警察证伸进来。“我们是庆云县公安局的,找你们了解情况。跟我们走一趟吧。”张洪波和司机这才看清,电梯外站着的是多名便衣警察。张洪波自那天被带走后,羁押至今,已22个月。

张洪波一手创办的中澳集团,是全国肉鸭生产行业的龙头企业,也是山东省德州市庆云县的支柱企业。记者了解到,张洪波本人曾在2008年当选为北京奥运火炬手,2010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2014年随国家领导人出访欧洲,并被一排行榜评为德州首富,资产超百亿。

张洪波被捕后的三天时间里,变故密集发生。公安机关开具了拘留通知书,以涉嫌非法经营的罪名将张洪波刑事拘留;法院出具了裁定书,裁定中澳集团破产重整;法院还绕过了选拔程序,直接指派了中澳集团的破产重整管理人。张洪波进看守所的第二天,中澳集团破产的文件就递到了他手中,要他签字。

三天内,张洪波从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变为阶下囚,一家全国农业龙头企业迅速走向破产。这一切都发生在庆云县新任县委书记王晓东到任后不久。

在已经易主的中澳集团办公大楼前,张洪波80岁的老父亲很沮丧

转型地产风波

多名接近张洪波的人士向记者证实,张洪波握有庆云县城黄金位置的近5000亩土地。

王晓东曾向张洪波提议,中澳集团把在县城的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业用地,开发房地产。张洪波考虑到其中的法律风险,也无心开发房地产,便拒绝了这一提议。

庆云县政府的官网上放了一张大图,或体现了王晓东作为新任县委书记的主政思路。上面写着“做德州市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先锋队、主战场、桥头堡和排头兵,投身新一轮大招商、大建设、大跨越的发展热潮”。图片上庆云县的位置被显着标了出来,并分散出三个箭头,分别指向北京、天津和河北。一个虚线标出的大圆,将德州和京津冀三地圈了起来。

当地有关部门人士透露,目前全县计划开盘的地产项目多达50多个,全部竣工后将提供住房约3万户,按照每户3人计算,将能容纳约10万人。

只是这种思路在张洪波看来,并不切实际。公开资料显示,庆云县2016年的全县常住人口约31万人,其中大部分为农村人口。2000年时,县城人口不足4万余人;中澳集团方面的说法是,至今庆云县城人口仅5万余人。

“2017年6月4号,县委书记王晓东让县长通知我到他办公室,研究中澳集团跟中粮合作的工作。”张洪波通过律师转述。另有目击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与张洪波一同进入县政府大楼的还有其司机,二人同时被捕。

近日为核实上述信息,记者拨通了王晓东电话,问题刚一出口便遭挂断。短信未获回复。

“中国鸭王”的欧盟路

上世纪80年代,张洪波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却因家庭太过贫困,只好辍学。由于小时候即跟随奶奶养鸡,张洪波辍学后,以300只肉鸡起步,逐渐将养殖业做大。据媒体报道,张洪波随后转为养鸭,由于鸭子死亡率一度高达60%,他开始专业化养殖之路。

公开资料显示,中澳集团成立于1998年4月,注册资本1.35亿元,张洪波个人出资和持股的比例均为99.98%。

集团主要从事肉鸭的育种、繁育、养殖和深加工,拥有肉鸭产业一条龙配套体系,肉鸭综合生产能力位居中国同行业前三名。其主营产品是“中澳”牌鸭肉系列制品。

集团创立之初,张洪波看准了海外烤鸭市场。“我们要想占领世界市场,必须达到世界最高标准即欧盟标准就能出口欧盟28个成员国,也就拿到了世界市场的通行证。欧盟质量标准在世界上最高,企业的利润也是丰厚的。”张洪波母亲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材料里写道。

为了从源头把控产品质量,张洪波确立了覆盖全产业链的生产模式。而在确立这一思路时的上世纪90年代末期,中澳集团只有养殖和小规模的孵化。此后,集团斥巨资建设车间。

在向欧盟标准看齐的过程中,中澳集团实现了从乡镇企业到国际企业的艰难转型。

材料中写道:“不惜当时的代价,不怕损失当前的效应,为未来企业的质变打下量变的基础。”

办企业3天走向破产

2014年下半年,中澳集团全产业链上最关键的一段2.4万吨熟食烤鸭项目正式投产。截至当年,中澳集团全部的几十个厂区和农民的养殖场,都通过了欧盟的验收注册,顺利得到欧盟的批号。一如张洪波的设想,中澳烤鸭顺利地销往了世界。

而危机的苗头早已显现。2013年禽流感爆发,家禽养殖业受到致命打击。之后各大银行出于风险考虑,对家禽养殖业的贷款逐渐收紧。“2013年银行之间的拆借利率超过了贷款利息,银行资金特别紧张了。银行都会想到保命,全国的银行对民营企业刮起了抽贷的一阵风,而且各银行间对民营企业抽贷展开赛跑——银行也知道,如果各家银行都抽贷,企业容易出现风险,谁先抽走谁就没有风险了。”材料中回忆道。

2.4万吨熟食烤鸭项目刚试生产,正需要流动资金扩大生产时,中澳集团赶上银行抽贷。有接近张洪波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时某银行一次性抽贷一亿元,对集团资金流动性造成了巨大压力道。亦有报引述员工说法称,后续另有多家银行累计收回数亿元贷款。

“前几年为了完善全产业链资金储备少,遇到了资金困难。”材料中回忆道。有报道称,2014年4月起中澳集团部分生产线相继陷入停顿,整体开工率只有30%左右。相关公告中,中澳集团直言:“不断采取压缩措施。”

相关材料显示,2014年4月22日,中澳集团向某国有银行申请了2亿元的短期融资债券,期限为一年。后期公司兑付债券出现困难。2015年6月债券到期时,公司尚欠债券本息共计约2.15亿元。

作为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中澳集团出现在庆云县历年政府工作报告中。2014年时,庆云县政府工作报告中称将积极推动“中澳集团完成上市股改”,但2016年后,中澳集团即再未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但实际上,2013年的银行抽贷风潮也影响到了中澳集团。知情人称,彼时张洪波曾一度异常繁忙,努力沟通、协商各方,好在中澳集团的出口贸易始终不错,到2016年时,整体情况开始出现明显转机。

在2014年,主官调整后,当地密集游说张洪波,希望其将中澳集团在县城的3000多亩土地交出来,用于地产开发。“他们认为一是没能上市,二是纳税额增长不明显,不如把土地拿出来,利用京津冀一体化概念,做房地产开发。”接近张洪波的人士称。

对此说法,有当地政府人士回应称,相关官员与中澳集团确实有过类似沟通,本意在于有效化解其债务问题,但最终张洪波并未接受。

张洪波则认为,中澳集团基础扎实,出口贸易仍有很大成长空间。“他觉得未来前景无限,让他破产,他完全想不通,也觉得没法给上万名职工、养殖户交代。”当地一家银行人士称,作为债主,银行也并不主张中澳集团破产。

直到2017年5月17日,庆云县地税局向庆云县法院申请中澳集团破产重整。6月4日,张洪波在县委县政府大楼的电梯中被捕。6月7日,庆云县法院受理了地税局的破产重整申请。当天,庆云县法院直接指定一家公司作为中澳集团的破产管理人。

张洪波奋斗20年创办的中澳集团,在其被捕后的3天时间里,进入破产重整阶段。此后中澳集团重整失败。2018年6月,公司进入破产清算。

优质资产被低价收入国企

2018年8月29日和2019年1月12日,这两日分别进行了一场拍卖:

第一场买受人以100万的起拍价,拍走了中澳集团最为珍贵的资产——肉鸭出口欧盟的资质;

第二场拍卖的标的物是3000多亩土地以及房屋、设备等重要资产,同样被以起拍价2.1亿买走。

两次拍卖结果颇为相似,仅有一人报名,一次出价,最终以起拍价成交。

记者查询了2018年以来庆云县国土资源局官网公布的工业用地招拍挂公告,共有5次,每亩地的价格均在8万元以上。其中一宗13.3万平米的土地以5000万元成交,算下来每亩地25万元,备注特别写明这是土地和地上附着物的总价款。

而中澳集团的此次拍卖,3000多亩地及地上的房屋、设备全部包括在内,成交价为2.1亿元,每亩地不足7万元。

买受人是德州庆融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7日,也就是发布本次拍卖公告的5天后,经营范围是从事对未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及相关咨询服务,与拍得的标的物在经营上没有交集。

其中一点颇为引人注意,这家公司有3个股东,其中之一是兴业公司,即拍走欧号的房地产国企,而另外两家公司则浮现出山东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身影。3家股东的出资比例未公开,但是可以证实,这次的买受人又是一家国企,中澳集团的资产再次被国企以低价收入囊中。

中澳陨落,是非法经营还是政府干预?

罪名多变

知情人向记者讲述了张洪波被抓细节:2016年6月4日晚,刚刚赶回家的张洪波,接到县政府主要领导电话,要其赶到县政府开会,但进入县政府后即被控制。不久,其家属收到的法律文书中,张洪波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检察机关指控张洪波的罪名,从最开始拘留通知书上的非法经营罪,变成了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骗取贷款罪。不论是哪项罪名,近两年来张洪波的公诉案件始终未曾开庭。

2017年公安机关向庆云县检察院移送张洪波案审查起诉。检察院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三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退侦两次已经达到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的上限。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近日公开表示,民营企业家刑事风险高。他认为,法律陷阱多,总有一款在等着你。常见罪名如虚开增值税发票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罪、行贿罪、合同/诈骗罪、非法经营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走私罪、串通投标罪、涉黑恶犯罪等。

刑事诉讼一旦启动,则难以回头,“这是一套不认错的司法机器”。他认为,实践中只要刑事立案,往往大规模地查封、扣押、冻结犯罪嫌疑人、公司甚至关联人的财产,严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甚至可能一举导致企业倒闭。

作者:吕方锐 宋婕 帅可聪 陈锋

10年孵化3家独角兽 汪建国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从离开机关单位到下海经商创办五星电器,从卖掉五星电器到二次创业创办三家独角兽,汪建国的一生都在诠释,没有什么不可能。

据5月9日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五星控股集团旗下孩子王、汇通达、好享家同时上榜,这也是继孩子王2017

年首次上榜以来,五星控股集团连续3年以每年新增一家独角兽的速度霸屏该榜单,五星控股也由此成为国内继BAT之后孵化独角兽最多的企业之一。

)

伟大的企业背后都是苦难,辉煌的前提可能都是艰难。 跨越创业死亡谷的背后,是汪建国对中国商业趋势的洞察,以及全新商业模式的开创与探索。其独特的孵化模式,更获得央视等主流媒体的关注,央视指出,五星控股是传统产业孕育发展新动能的典范, 抢抓居民消费升级的机遇,在母婴童市场,农村电子商务和智能家居等领域开拓出了新市场 。

在历史的长河中,十年只是沧海一粟。而在人生的刻度上,有多少个十年,屈指可数。机关工作十年,国有企业工作十年,五星电器十年,五星控股十年,四十年商海沉浮的汪建国又马不停蹄地开启了他的下一个十年。

企业一定要有未来观,团队一定要有未来力。 汪建国认为,五星控股未来十年要再创新辉煌,就要坚持 一个信念、两个引擎、三个战略 ,即坚信没有什么不可能,以学习力和创造力为引擎,聚焦平台化战略、服务化战略和数字化战略。

企业的经营目标不一定会贯穿十年,但是信念、学习力和创造力是一定可以把五星控股带到新十年的辉煌,甚至更远。 汪建国说。

寻找下一个抛物 上海期货配资 线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EMBA期间,企业管理学家吕鸿德在黑板上画出的两条抛物线让汪建国印象深刻。

当你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向抛物线顶端的时候,应该大胆地寻找第二个抛物线,不要在第一个抛物线等待衰落。 吕鸿德对汪建国说, 你寻找一个新的事业可能在这儿,它的空间要更大。

寻找第二个抛物线的唯一前提,是放弃。2009年的一个冬日,汪建国决定放弃自己一手创立的五星电器,将全部股份出售给百思买,重新开始。

彼时,中国互联网电商异军突起,传统连锁零售在夹缝中艰难生存。从零开始的汪建国明显嗅到了商机。他重新开始了二次创业,在这个过程中,做什么,怎么做,是汪建国和新成立的五星控股必须直面的命题。

同样是在2009年,王健林准备进军南京,开出第一家南京万达广场。汪建国找到王健林,提出要租一个5000-6000平米的店面,打造一个为母婴提供一站式购物平台以及育儿增值服务的综合体 孩子王。

关键时刻 !股市这份行刑名单收好!

3月27日,还没开盘,在集合竞价阶段资金就直接按下“核按钮”,涨停撤单,放量砸盘不断的开始上演!



 以*ST双环为例,3月26日晚间公司公告称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1.36亿元,实现扭亏,申请摘帽。

 

摘帽这事本来应该是利好,早盘刚进入集合竞价阶段,就被拉升至涨停,但是没过多久就开始就开始撤单,撤单比例高达56.49999999999999%,随后一开盘就开始奔向跌停,10:13分左右就被按到了跌停板上,中间虽然进行过几次撬板,但是最后都无功而返!

 


绩差股这两天算是沦陷了,要知道,今年春节以后ST板块是涨幅最大的板块之一,板块涨幅达到44.48%,到底发生了什么?让ST板块突然被按下核按钮?

 



根据证监会的信披的规定,所有的上市公司必须在一个会计年度结束之后的4个月内进行披露年报,这也就意味着4月30日之前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必须披露2018年的年报,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ST股、预亏股下跌的密集期!

 

行刑期就是4月30日。如果上市公司净利润连续2年亏损直接ST、连续3年亏损暂停上市一年,连续亏损4年就直接退市。

 

从目前市场表现来看,成飞集成因为连续亏损两年被ST,3月25日一开盘就直接一字跌停,目前已经打出了3个跌停板;津滨发展也是一样,被ST后短短6个交易日吃了3个跌停板,下跌幅度17.33%。

 


这些下跌都是实实在在的,风险也是完全可以预判的!

 

被ST后,不仅仅只是上市公司业绩亏损,股票名字戴个帽子这么简单,在其背后还有很多你看不见的重大利空!

 

比如,首先会被踢出融资融券标的,对于现有的融资盘来说,只准卖不准买,短期又没有资金盘去承接,就会让这类股票进一步承压!

 

再比如说,大部分公募基金都不准持有ST股、就即使私募对于ST股的持仓也有严格的规定、保监会也规定险资是禁止投资ST股的,所以一旦被ST之后,这些机构都会进行强行减持!

 

刚刚列了一份清单,除了已经被ST的之外,这份清单是2017年公司亏损,2018业绩预告预亏的公司。

 


一张图还放不下,再来一张!

 


大家对号入座,提前戴套保证安全,否则被ST之后跑都跑不了了!

 

除了两年亏损之外,还有一类风险防不住,就是上市公司的年报被审计师给出非标意见,所谓的非标就是公司的财务状况太糟糕了,审计师压根不忍直视,没法给出啥意见。

 

如果碰到这样的公司,那就自认倒霉吧,一般来说起步10个跌停,股价腰斩,严重一点的就直接退市了,比如*ST烯碳就吃了19个跌停,然后就退了;东凌国际跌幅48%,活生生被腰斩了!

 



在之前我给大家明确说过一点:一二月份是数据的空窗期,市场可以瞎炒乱炒,但是随着三四月份上市公司的年报的密集公布,市场的炒作逻辑也会发生变化!

 

从今天的板块涨幅榜上来看,医药制造、化纤行业、酿酒、食品饮料等板块涨幅居前,而这些板块基本上都是绩优股的集中营。进一步来看,通达信的风格板块上剔除强势票之外,绩优股、QFII重仓、持续增长等风格板块占据涨幅榜前列。亏损股、风险提示、低价股等处于跌幅榜前列。

 


风向已经开始变了,业绩越差越炒在这段时间已经行不通了,就连上市公司也开始进行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往年这个时候都是高送转的密集发布时期,什么10送10,10送20之类。

 

今年不一样了,高送转基本上已经绝迹,取而代之的是现金分红!

 

3月25日,养元饮品公布2018年分配预案,虽说是预案,但是股东大会一般都会通过,基本上就是决案了,预案显示:公司2018年每10股派30元转4股,累计派现金额达22.6亿元,占公司2018年净利润的84.4%。

 

如此慷慨大方的分配方案,市场第二天就大幅高开,昨天大涨6.42%,今天又大涨6.19%,不管是不是大股东吃肉小股东喝汤,但是至少资金还是认可这种高分红的行为的。

 

根据券商中国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528家公司发布分配预案,其中524家公司涉及现金分配,占比达到99.24%,仅有4家公司选择纯送转股。

 

那么问题来了,你业绩好也罢,现金分的多也好,关键你股价不涨有什么用?我来炒股是看中你那点分红吗?虽说养元饮品因为高分红涨了,但是你看看人家工业大麻,龙头顺灏股份,2018年业绩预告净利润还有可能是下降了,但是股价从3块多涨到18块,涨了5倍多。

 


金鹰股份人家是做麻绳麻袋的,主业本来和大麻没啥关系,但是就是因为有麻字,今天就涨停了,昆药集团主营业务是天麻,啊!天麻,你比大麻多一麻,涨停。就这么拽!

 

这又作何解释了?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它涨不为心动吗?

 



没错,表面上看起来,炒概念却是能在短期内获得巨大收益!这主要是因为市场情绪所导致,情绪一旦起来你拦都拦不住,在概念炒作的初期,可以参与,没有一点问题,但是如果进入后期,基本上也就只有接盘了!

 

严重脱离基本面的股票,一旦市场回归现实,回调难以避免,这是由主导这只股票的主力也就是游资的操作风格决定,对于游资来说,虽然一部分是自有资金,但是大部分资金都是融来的,这就注定了游资的操作风格都是快进快出,一只连续上涨的妖股,中间一般都是要换几波人的,炒完之后还是尘归尘土归土。

 


从大趋势来说,A股目前还是政策主导,春节过后的上涨从管理层的角度来说,激活市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涨解万愁,股权质押压力也不大了,科创板也快开板了。那么接下来如果涨那就得慢牛。

 

那么这只牛如何能够慢的起来,很显然炒概念炒垃圾是慢不下来的,因为这些股票不存在慢慢涨的基础,如果真要慢只能是盈利驱动!

 

刚刚看了一份报告,虽然从我们自身的感受来说,A股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炒概念,但是我们把A股的股价受益分解成为盈利驱动因子和估值驱动因子的话,过去11年期间,盈利驱动对于股价的收益贡献度达到144%,而估值驱动对于股价盈利的贡献度只有8%。

 


这个结论与我们的感性认知是不一样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概念炒作今天出明天就能涨,但是时间轴拉长你就不知道能不能涨了;而业绩票,今天业绩好股价明天未必涨,但是日后会涨!这中间存在一个时间轴的问题。

 

紧接着再来看,如果算上现金分红的话,A股上市公司自上市以来涨幅超过500%的股票总共有853只,涨幅超过1000%的是483只,涨幅最大的达到9839%!所以对于好股票来说,时间就是玫瑰!

 

最后,行情步步惊心,操作步步小心!


相关热词搜索:中澳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