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财规划 > 正文

制造业PMI49.4% 6月数据与上月持平

  每经记者 李可愚    每经编辑 卢九安    

  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一冷一热”景象仍在继续。

  6月30日上午,国度统计局发布2019年6月中国制造业推销经理指数运转状况。数据显示,6月PMI为49.4%,与上月持平。

  《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留意到,本月的制造业PMI数据已是自往年5月起,延续第二个月处于50%的荣枯线下。

  与此同时,本月非制造业表现则持续坚持炽热态势。同期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2%,比上月微落0.1个百分点,延续6个月坚持在54.0%以上的较高景气区间,标明非制造业总体坚持稳中有进开展态势。

  制造业提振需时日

  为何本月PMI数据持续在荣枯线下彷徨?《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留意到,从分项数据看,本月数据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大型企业PMI呈现分明下降。这关于全体PMI的表现,发生了拖累作用。

  数据显示,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49.9%,比上月下降0.4个百分点,微低于临界点。与此同时,虽然中小企业的PMI相比上月有一定上升,但仍未升破荣枯线,进入景气区间。数据显示,6月中、小型企业PMI为49.1%和48.3%,辨别比上月上升0.3和0.5个百分点,位于临界点以下。

  中泰证券研讨所政策组担任人杨畅在承受《每日经济旧事》记者采访时剖析称,6月大型企业PMI为49.9%,再度回落至景气线下。中小企业PMI则均

在景气线下,中型企业PMI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小型企业PMI较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中小企业膨胀步伐稍微放缓。

4月16日午间重要公告集锦

山东路桥子公司预中标62.8亿元高速项目   山东路桥子公司预中标62.8亿元高速项目
  山东路桥4月16日午间公告称,近日,公司一级子公司山东省路桥集团无限公司(下称“路桥集团”)、二级子公司山东鲁桥建立无限公司(下称“鲁桥建立”)辨别参与了京台高速公路泰安至枣庄(鲁苏界)段改扩建工程项目主体工程施工招标。
  4月15日,投标人公示了评标后果。本项目共分七个标段。评标后果公示了七个标段各招标单位评审得分状况,列明了各标段中标候选人。其中:路桥集团、鲁桥建立辨别被确定为施工第四标段(TZSG-4)与施工第五标段(TZSG-5)的第一中标候选人,两标段预期中标价算计62.8亿元。
  山东路桥表示,该项目尚处于评标后果公示期,最终能否中标、获得《中标告诉书》并签署合同尚存在不确定性。该项目施工第四标段、第五标段算计预期中标价占本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营业支出的42.53%。若顺利施行,将对公司的运营业绩发生积极影响。

晨曦航空股东因违规减持收监管函

每经记者马伊敏每经编辑毕华章

近期,A股行情向好,股价上涨的同时,也迎来了一股减持潮。

一批股东纷纷扎堆减持,甚至出现清仓式减持及违规减持。而各家公司给出的减持理由也五花八门,有些声称是为了资金需求,有些表示是为了偿还债务,有些为了改善个人生活质量,而有些减持原因却让人哭笑不得。

此前不久,晨曦航空(300581)发布关于股东违规减持股份的致歉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高文舍在未预先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进行违规减持。

其主要原因系股东高文舍因临时委托配偶管理证券账户,而配偶对股票交易软件的误操作致使其违规减持。

晨曦航空披露的减持原因似乎有些“乌龙”。但违规动作一定会引发关注。于是,晨曦航空很快便收到了陕西证监局的警示函。违规减持引发关注

近日,晨曦航空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今年3月14日收到了陕西证监局下发的对西安晨曦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吴坚、张军妮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同时,还有对高文舍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上述处罚的原因主要系2018年8月16日,高文舍在未预先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通过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4万股,违反了相关规定,以及其在公司上市前所做承诺。

除此之外,陕西证监局认为,该公司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披露前已知悉上述情况,但公司在报告中披露的股东承诺履行信息与实际情况不符,直到今年1月29日才以临时报告形式披露高文舍违规减持事项,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吴坚、张军妮作为公司董事长、董事会秘书,未能勤勉尽责,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公司于2018年10月29日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彼时高文舍的股权已由原先的5.49%变成5.47%,而此前晨曦航空有并未披露股东减持信息。

对于违规减持未披露,晨曦航空发布致歉公告称,股东高文舍意识到违规减持的情形后,及时向公司及监管机构报备,积极配合公司的调查及处置,并主动将本次违规减持所获收益上缴公司,且自其违规减持之日起6个月内不再减持。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8年2月22日截至2018年8月11日,仅半年时间,高文舍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的次数为41次,减持的价格区间为11.08元到37.25元,累计减持227.2万股,减持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1.82%。

高文舍通过大宗交易减持2次,减持价格分别为28.55元、9.74元,减持数量为380万股,减持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2.42%,合计减持607.2万股,合计减持股份的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4.24%,剩余股份占当时公司总股本的5.49%。

减持理由五花八门

晨曦航空解释高文舍之所以违规减持,主要系其配偶误操作。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A股市场股东减持已司空见惯,A股市场抛出“另类”违规减持理由的上市公司并不少见。

2018年11月16日,慈文传媒(002343)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的妻弟、一致行动人王鼎在未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减持公司股份40.54万股,造成违规减持。

其给出的理由是,由于家庭资金需求,加之工作繁忙而疏忽了预先披露等相关规定。

无独有偶,新雷能(300593)在2018年6月5日发布致歉公告称,其股东上海联芯因工作人员对减持规定理解不到位,导致公司在未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造成违规减持。

除了违规减持外,A股市场自2019年以来,已完成的减持已达700余起。

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A股已有753余家上市公司整体呈减持方面,仅3月18日共有20家上市公司净减持,合计参考市值规模为8.15亿元。

放眼陕西市场,在本地的上市公司里,已有延安必康(002411)、炼石航空(000697)、盘龙药业(002864)等相继发布了减持公告。

据悉,延安必康此次减持属于被动减持。公告称,其股东上海萃竹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质押给国泰君安证券的部分股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拟被动减持数量4596.8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而炼石航空则是其控股股东张正,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将持有的134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952%)股份转让给四川发展国瑞矿业投资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盘龙药业有10名股东将进行减持,合计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6%。不过减持股东皆为公司高管,并没有公司实控人或控股股东。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平台北京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