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股市要闻 > 正文

收缩型城市也许就在你身边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 宋兴国

自从国家发改委4月在官方文件中首次提及“收缩型城市”后,对收缩型城市的讨论不绝于耳。

随着城镇化的加速推进,我国正在形成“城市群—都市圈—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协同发展—特色小镇—乡村振兴”的战略格局和空间组合链条。以超大、特大城市都市圈为核心,产业、资金、人才都会向加速城市群聚集。在这一背景下,一些正在“收缩”的中小城市,未来命运如何,颇受关注。

哪些城市属于收缩型城市?收缩型城市正面临哪些问题?当城市不再长大该怎么办?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一直以来,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目前我国有23个城市正在出现人口持续流失的状况。进一步分析可以看出,这些城市面临的城市发展模式转型压力较大。

资源型城市是收缩主力军

根据住建部在今年1月发布的《2017年城乡建设统计年鉴》的数据,2017年,全国共有661个城市,其中地级城市294个,县级城市363个。全国城区人口合计约为4.1亿人,同比增长1.686%,城区暂住人口8164万人,同比增长10.12%。

所谓城区人口,按照住建部的定义,是指划定的城区范围的人口数,以公安部门的户籍统计为准。城区暂住人口,是指离开常住户口地的市区或乡、镇,到划定的城区范围居住半年以上的人员。根据城区户籍人口与城区暂住人口数量,即可计算当地的城区常住人口。

根据2014年至2017年的城乡建设统计年鉴,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发现,相比2014年,2017年有127个城市的城区常住人口数出现了下降。其中,既有此前国务院曾公布的69个资源枯竭型城 清理配资 市中的伊春、鹤岗等资源枯竭型城市,也有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和沈阳、乌鲁木齐等省会城市。

尽管在国外已有充分讨论,但国内对收缩型城市尚未有明确的定义。研究机构“收缩城市国际研究网络”将城市收缩定义为:人口规模在1万以上的人口密集城市区域,面临人口流失超过2年,并经历结构性经济危机的现象。

显然,仅仅是城区人口下降,并不能完全说明城市在收缩,人口持续下降的趋势是更为关键的一个指标。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发现,如果将标准划定为在2014年至2017年间城区人口持续逐年下降的城市,则收缩型城市数量会大大减少。

具体来看,661个城市中,有23个城市在过去几年间出现了城区人口持续下降的情况。按照国家统计局划分的区域标准,这23个城市主要集中在东北地区,占到17个,超过了总数的73%。其中,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分别有5个、5个和7个。

美利云5月27日快速回调

来源:东方财富网 以下是美利云在北京时间5月27日09:30分盘口异动快照:
5月27日,美利云盘中快速回调,5分钟内跌幅超过2%,截至9点30分,报11.4元,成交1208.05万元,换手率0.33%。分笔09:30:4211.40125↓09:30:3911.5394↑09:30:3611.5040↓09:30:3311.54135↑09:30:3011.54955↓09:30:2711.5538↓09:30:2411.5831↓09:30:2111.59252↓09:30:1811.61124↑09:30:1511.61164↑报价卖五

11.5743卖四

11.5536卖三

11.54168卖二

11.5372卖一

11.512买一

11.4159买二

11.39237买三

11.3

888买四

11.3480买五

11.33728最新:11.4
涨幅:0.26%
涨跌:0.03
换手率:0.33%
成交量:1.04万手
成交额:1208.05万元主力净流入:
-123.28万元
  5月27日,美利云盘中快速回调,5分钟内跌幅超过2%,截至9点30分,报11.4元,成交1208.05万元,换手率0.33%。注:以上信息仅供参考,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从“一拥而上”到“量力而行” 影视文化投资分化进行时


早春时节,对于影视文化投资来说,走过春节期间轰轰烈烈的登台竞技后,应该是一个培育新项目、投资新项目的时间。但是对于很多影视文化投资方而言,行业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资金雄厚、专业管理的机构常青不倒,而跟随者们,则面临着行业的红海效应越来越明显的局面。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对部分资金和投资方来说,缩减与退出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热闹是他们的”

3月中旬的上海,天气还是忽冷忽热。对于影视文化投资人秦峰(化名)来说,这样的时节,对寒意的感触多于暖意。2015年初跟随朋友进入影视文化投资圈,征战四年多,却可能要面临一个艰难抉择:是进还是退?

进有进的理由。2019年春节档的火爆并不遥远,行业的赚钱效应“振聋发聩”,参演变投资、赚得盆满钵满的“英雄事迹”召唤着一批又一批的人。同时,政策上的春风吹动,无论是国家层面的引导政策还是地方的优惠措施,再加上各地如雨后春笋般的影视文化创业园区等,都让这一行业的从业人员振奋。

退有退的心思。“热闹是他们的。”秦峰显得无奈、落寞,“行业的‘马太效应’已经非常明显。会玩的、玩得起的或者是胆子大的能成功,留给其他人的空间不多”。

观察近年来真正在影视文化领域斩获丰厚的,基本多是资金雄厚、专业管理的机构,哪怕是明星转型投资,也是要懂行且能拉来资金。像几年前的行业“黑马”越来越难以出头。

回顾2018年的影视文化投资领域,大事不少: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以78亿元战略投资万达电影;腾讯以33亿元成为新丽传媒第二大,然后将资产转让给旗下的阅文集团;港股欢喜传媒拿到来自猫眼9.5亿港元的融资;华人文化完成近100亿元融资,该轮融资由万科与阿里、腾讯领投等。

但是秦峰回顾自己的投资经历,则无奈发现,多是些小制作电影电视剧,老套、演员阵容较弱,即便是这样,投资规模却不一定小,需要四处沟通“打点”的关系也不少。“几个项目下来,认识了一批人,学会了一些套路,认清行业的状态,也更是认清自己的能力。大概率我会退。”秦峰为自己做了一句“结束语”。

行业加速洗牌

客观来说,秦峰的决定不能说是错误的。当前,即便是看行业相对头部的力量——上市公司系的影视投资机构,也是参差不齐,部分机构遭遇市场困境后,不得不“鸣金收兵”。日前,在*ST圣莱2018年度网上说明会上,关于今后对影视行业的布局,公司董事长符永利表示,由于影视投资业务周期长,投资风险巨大,公司自2018年起已经不再对影视文化进行新的投资,原有的投资项目也在整合与缩减投资规模。

另外,华谊兄弟、开心麻花等行业标杆的处境,也在发生不小的变化。观察这些公司的处境,有作品失利引发资本困局的,陈旧的套路遭遇变化中的观众,票房的失利,继而引发紧绷的资本链条承压;还有的是资本的运作遭遇资本的“烦恼”,进而影响作品的产出等。行业整体更趋复杂的环境下,众人都需要寻求破解之道。

与此同时,互联网巨头的锋芒凌厉。今年1月24日,华谊兄弟宣布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在华谊兄弟主控影视项目、艺人发展、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等领域建立全方位的业务合作关系。同时,阿里影业拟向华谊兄弟提供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而在此之前,阿里已经战略投资华谊兄弟和光线影业,成为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以及在博纳影业申请IPO前夕入股等。

“行业洗牌的程度和最终形成的局面可能会超出很多人的想象,最终谁会赢了全局不得而知,不过目前看雄厚的资本依然在跑步前进。”秦峰补充道。

相关热词搜索:文商配资顶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