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要闻 > 正文

为企业减负松绑 促市场活力增强——中国经济首季调研之活力篇

市场主体有活力,经济发展就有动力。

记者在近期的调研中发现,伴随一系列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的改革举措落实落地,企业在减负松绑中提振了信心、释放了活力,实体经济得到有效支持,百姓也从中收获了便利。

“几家抬”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5.81万亿元!今年一季度,我国新增贷款迎来大幅反弹。

“一季度信贷增量大幅反弹,投向结构逐渐优化,其中2.57万亿元投向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信贷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明显增强。”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企业感受是明证。“当下正是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的关键期,大家都在加快转型升级,而这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农行给我们行业2.8亿元的整体授信,真是送来了及时雨。”常州市汽车零部件行业协会会长、江苏飞拓集团董事长钱为明说。

他告诉记者,到今年3月末,农行已为集群内17家优质小微客户发放了近亿元贷款,有力支持了企业转型发展。

“融资的高山”“市场的冰山”“转型的火山”,束缚我国民营经济发展的这“三座大山”,在中央的高度重视下问题正在得到逐步解决。

备受关注的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不断扩大业务规模,货币政策精准发力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成立纾困基金缓解企业燃眉之急,优化小微金融服务监管考核办法……

今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监管政策等“几家抬”的办法,合力打通金融活水流向实体经济的“梗阻”,使企业信心增强,创新活力激发。

中信银行南京分行近期为南京佑天金属科技有限公司发放了500万元的纯信用贷款,不仅帮助企业提高了销售额,也让公司对坚持走创新发展的道路更有信心。

“银行现在更关注的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产品的创新性、技术的领先性以及市场占有率等。”南京佑天董事长陈怀浩对银行服务的变化深有感触。

创新活力涌现,银行信贷模式正逐步从单纯依赖抵押走向看重信用和前景。工资贷、税金贷、发票贷、文创贷……当前各种针对小微企业经营特点和融资需求的金融产品不断涌现。

专家表示,融资难题解决起来需要一个过程,相信随着相关改革措施的落实落地,便利企业融资的制度保障逐步建立,这个制约经济发展、市场活力的“卡脖子”问题会得到有效破解。

深化“放管服”改革,营造更优发展环境

打开手机App,身份证、驾驶证、营业执照等高频电子证照一应俱全,同时1300多项政务服务事项可供选择,90%事项可以只跑一次、一次办成……上海的“一网通办”政务服务,不仅方便了企业和市民办事,还推动了政务流程的革命性再造。

上海的实践探索是各地各部门不断将“放管服”改革向纵深推进的一个缩影。

加快解决企业注销难、促进企业“新陈代谢”;年内全面取消企业银行账户许可;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许可事项、在全国全面开展工程建设项目审批制度改革……开年以来,“放管服”改革推出的措施更有针对性,优化营商环境力度更大。

流程、时限、申请材料等“瘦”身,让百姓跑腿少了、负担轻了——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日前启动个体工商户“秒批”改革:将个体户设立由原来的2个工作日压缩至符合条件即时审批通过,同步建立“秒批”与后续监管闭环。

从事文化行业的欧先生用15分钟填写资料后进行申报,在2分钟内便收到了确认短信,成为首位办理“秒批”营业执照发放的个体工商户。

商事制度、行政审批制度等多项改革落地有声,让市场主体有了更多获得感——

4月8日,巴巴多斯籍“麦克”号散货轮靠泊浙江自贸试验区老塘山码头,不到10分钟便办理完成船舶进境海关审批手续。“海关申报系统越来越好用,我们单船的通关效率不断提高。”中国舟山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业务员蒋涛感慨道。

蒋涛所指的是杭州海关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标准版中推出的“一单多报”特色功能。这项措施将船舶进出境网上通关申报由原先的1113项数据压缩至371项,减少数据录入2/3,助力进出口贸易“加速运转”。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对标先进水平,聚焦短板弱项,加大力度打好优化营商环境硬仗,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

业内专家表示,政府部门从“减”字入手优化营商环境,并已经有了时间表,这些举措对于增加市场主体、繁荣市场、鼓励创业等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以“降”换“升”促企业轻装上阵

更加轻盈舒适的跑鞋,高性能防风防雨的新型面料,涵盖篮球、足球、游泳、冰雪等多种运动产品……在位于福建晋江的安踏,这家运动鞋服生产企业散发着蓬勃的发展活力,而减税降费正是其中重要的“催化剂”。

安踏首席财务官赖世贤说,今年增值税税率下调、社保费率下调等改革力度很大,将产生立竿见影的减负效果。“我们计划把省下来的资金,更多用于研发,引进更多人才,配置全球资源,向世界级多品牌体育用品集团迈进。”

积极财政政策加力增效,实施大幅度减税降费,涉及亿万市场主体的切身利益,更关乎中国经济发展活力。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

4月是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实施后的首个季度申报期。在重庆,长江中上游地区最大的综合批发市场——朝天门市场的1.16多万户个体户因此无需再缴增值税和附加税费。

“按照今年的新政策,我们每月能省下增值税和附加税费1400多块钱,相当于一年多了近两万块的利润。”个体户张泳梅喜笑颜开。

今年减税降费政策“大餐”中的“主菜”——深化增值税改革系列措施于4月开始实施。“我们测算了下,这项改革后今年我们可少缴增值税6000万元,相当于2018年研发费用的40%左右,不仅大大增加公司现金流动性,更有助于加大研发投入,保持竞争优势。”九牧集团董事长林孝发说。

税费减下来,获得感提上去。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看来,增值税税率降低是普惠性的减税,抓住了当前经济发展转型升级过程中的关键点,将为各个行业的发展带来深远而积极的影响。

葵花药业原董事长2017年离婚 2018年辞职 2019年被捕……

葵花药业(002737)原董事长2017年离婚 2018年辞职 2019年被捕……

  年报中已透露玄机。

  “不管是谁,但对于关彦斌来讲,不值得这幺做!!!”4月10日,一位与葵花药业有业务往来的某企业总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用三个感叹号表达了他的震惊。

  而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关彦斌在两会期间多次呼吁关注儿药的发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世界格局已经在倒逼中药国际化,中国应该抓住这个机遇让中药更好地走出去。

  但澎湃新闻关于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的消息让业内颇为震惊,同时,4月10日,葵花药业股价也大幅跳水一度逼近跌停。

  澎湃新闻称,从多个权威渠道获悉,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公安机关提请逮捕时间为1月29日。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

  澎湃新闻中并没有涉及案件更详细的内容。不过,在葵花药业3月21日发布的年报中已经显出关于关彦斌涉案端倪。

  在3月21日葵花药业年报中,“处罚及整改情况 ”处写到: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上市公司不担任董、监、高职务,该事件未对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影响。其行使股东权利不受影响。

  从年报倒推两个多月前,葵花药业发布了关彦斌的辞职的消息,这或也是将对上市公司影响程度降到最低的一个防范措施。

  2019年1月1日晚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葵花药业董事会于2018年12月28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年龄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同时辞去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相关职务,仅担任公司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职务。

  公告还称,关彦斌的辞职是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同时,此次董事长辞职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亦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公司董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董事补选、选举董事长及总经理的聘任工作。

  4月4日,葵花药业还发布了一则关于“董事刘天威先生减持公司股份预披露公告”: 持有本公司股份 985,388 股的公司董事刘天威 先生计划于 2019 年 4 月 29 日至 2019 年 10 月 29 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 246,347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042%。

  4月9日,葵花药业还发布了会计政策变更的公告,其中,变更后遵循的准则中特意提到一项:《关于印发修订〈企 业会计准则第23 号——金融资产转移〉的通知》。执行日期是2019年1月1日起,就在关辞职后的几天。

  上述总经理说,有传言称可能与关彦斌近几年的变故有关。就此,4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葵花药业证代处电话,但一直处于忙线中。

  据本站报道,关彦斌涉足医药行业之前,当过兵,做过政府公务员,后来下海开过砖厂和塑料厂。

  1998年4月,时任民营企业黑龙江省五常塑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关彦斌,率46名股东出资1100万元,购买了濒临破产的五常制药厂,将其改制为民有民营,并更名为“葵花药业”。

  改制后的葵花药业在关彦斌的带领下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集中精力抓管理和销售,当年就扭亏为盈。而后,葵花药业的主要经济指标连续4年保持300%的发展速度,被黑龙江日报等媒体誉为“葵花现象”。

  2017年7月12日晚,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张晓兰夫妇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但令人意外的是,离婚后,关彦斌的身价不减反增。以葵花药业12日收盘价30.74元估算,关彦斌直接和间接持股价值达33亿元。

  离婚后的二人并未平分股份,其中张晓兰所持有的价值6300万元的股份,悉数转让给关彦斌。至此,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4367.17万股,持股比例为14.96%,成为葵花药业唯一的实际控制人。

  据葵花药业上市时“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股权情况,家族化是一个明显特征,比如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弟弟关彦明、妹妹关彦玲及亲属,还有女儿关玉秀、关一,以及张晓兰的一个儿子宋萌萌,都持有不同比例的股权。

  2019年1月1日晚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葵花药业董事会于2018年12月28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年龄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同时辞去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相关职务,仅担任公司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职务。

  公告还称,关彦斌的辞职是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同时,此次董事长辞职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亦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公司董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董事补选、选举董事长及总经理的聘任工作。

深圳写字楼跌到低谷:租金最高下跌30%

  深圳写字楼的压力已经爬上山顶。

  2018年年中起,由P2P爆雷引发的金融企业离场、包租公司退租的风波仍在持续。大半年过去,深圳写字楼市场并无明显起色。

  夏日的气息已经充溢整座城市,但写字楼的市场尚未入春。作为从业十数载的资深中介,李茂形容今年市场极差,深圳甲级写字楼的主要供应区域福田中心区,多个写字楼租金出现跳水。“以福田一个着名写字楼为例,去年这个时候租金高达450元/平方米,但现在降到300元/平方米不到。由于选择空间多,现在租客要求也变多,成交不易。”

  第一太平戴维斯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深圳全市甲级写字楼市场平均租金环比下跌1.7%,同比下跌4.1%,至人民币每平方米每月225.8元。市场反映出的数据似乎更为严峻,多名中介表示,深圳多个写字楼租金与去年相比出现2-3成的跌幅。

  大量新增供应入市,已成为近两年来深圳写字楼市场的常态。经济环境影响下金融业退租,与放量供应齐齐把深圳甲级写字楼的空置率推高至18.2%,使租售失色。

  过去十年,深圳甲级写字楼市场有一段不俗的发展时期,租金复合增长率是一线城市中最高。然而当下,业主们失去了部分谈判能力,李茂们也失去了强烈信心。

  写字楼退租仍在持续

  至少在去年年中前,深圳写字楼市场一片好景。

  高力国际通过研究数据指出,2008年以来,深圳甲级写字楼租金复合增长率是一线城市中最高,达5.1%,而同期,上海甲级写字楼租金复合增长率是2.8%、广州是1.8%、北京是-0.4%。

  但去年下半年,市场气象有了变化,租金下滑,空置率升高。

  深圳写字楼市场供应大增不是2018年以来的事情,“放量”是深圳写字楼近年来的关键词。

  戴德梁行数据显示,一直向前追溯到2006年,可见深圳的写字楼市场仅在2006年、2007年、2012年、2013年、2014年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其他均为供大于求。近年来深圳市场第一次出现放量,是在2011年,此后便是2016年。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已是统计期限内最高峰,但到了2017年,深圳全市甲级写字楼的新增供应仍在此基础上增加3成,至850392平方米,但同期吸纳量只有767471平方米。

  到了2018年,全年甲级写字楼新增供应量略有减少至70万平方米,吸纳量也下行至45.6万平方米,但仍是供过于求。

  从此看来,供过于求已是市场常态,但过去以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等为支柱的产业结构使深圳在全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背景下显得突出,写字楼也是一派繁花灿烂。

相关热词搜索:企业改革